May 27
子曰:「夫《易》何为者也?夫《易》开物成务,冒天下之道,如斯而已者也。」
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,以定天下之业,以断天下之疑。
是故蓍之德圆而神,卦之德方以知,六爻之义易以贡。圣人以此洗心,退藏于密,吉凶与民同患。神以知来,知以藏往,其孰能与于此哉!古之聪明睿知,神武而不杀者夫。
是以明于天之道,而察于民之故,是兴神物以前民用。圣人以此斋戒,以神明其德夫。
是故阖户谓之坤,辟户谓之乾,一阖一辟谓之变,往来不穷谓之通,见乃谓之象,形乃谓之器,制而用之谓之法,利用出入,民咸用之谓之神。
是故《易》有太极,是生两仪。两仪生四象。四象生八卦。八卦定吉凶,吉凶生大业。
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;变通莫大乎四时;县象着明莫大乎日月;崇高莫大乎富贵;备物致用,立成器以为天下利,莫大乎圣人;探赜索隐,钩深致远,以定天下之吉凶,成天下之亹亹者,莫大乎蓍龟。
是故天生神物,圣人则之;天地变化,圣人效之;天垂象,见吉凶,圣人像之;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
《易》有四象,所以示也。系辞焉,所以告也;定之以吉凶,所以断也。

【解】
孔子说:“《易经》是用来做什么的?《易经》是开创万物来完成日常事情,包含天下一切事物的规律,就是这样而已。”
因此,圣人用它来与天下人的心志相贯通,创立天下的事业,决断天下的一切疑难问题。
May 22

第十章 圣人四道 晴

zhoz , 19/05/22 19:13 , 学习研究 » 闲讲系辞 , 评论(0) , 引用(0) , 阅读(157) , Via 本站原创
第十章 圣人四道
《易》有圣人之道四焉:以言者尚其辞,以动者尚其变,以制器者尚其象,以卜筮者尚其占。
是以君子将有为也,将有行也,问焉而以言,其受命也如响。无有远近幽深,遂知来物。非天下之至精,其孰能与于此。参伍以变,错综其数。通其变,遂成天下之文;极其数,遂定天下之象。
非天下之至变,其孰能与于此。《易》无思也,无为也,寂然不动,感而遂通天下之故。非天下之至神,其孰能与于此。①
夫《易》,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。唯深也,故能通天下之志;唯几也,故能成天下之务;唯神也,故不疾而速,不行而至。
子曰:「《易》有圣人之道四焉」者,此之谓也。②

【解】
《易经》有圣人之道四:辞变象占。言论学说者推崇爻辞,行动者重视阴阳变化规律,制作器物时重视卦象的形象,用来预断吉凶时重视占卜。
因此,君子将要有所作为,将要有所行动,要深入研究卦爻辞中的见解,他所得到的答复好比敲击物体必然会有回响一样灵验,不管是远是近、幽隐精深的事情,都能知道未来事物的吉凶趋势。
Tags: , ,
May 21
天一,地二;天三,地四;天五,地六;天七,地八;天九,地十。天数五,地数五,五位相得而各有合;天数二十有五,地数三十,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,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。
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。
分而为二以像两,挂一以像三,揲之以四以象四时,归奇于扐以象闰;五岁再闰,故再扐而后挂。
《乾》之策,二百一十有六,《坤》之策,百四十有四,凡三百六十,当期之日。
二篇之策,万有一千五百二十,当万物之数也。是故四营而成《易》,十有八变而成卦,八卦而小成。引而伸之,触类而长之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
显道神德行,是故可与酬酢,可与佑神矣。子曰:「知变化之道者,其知神之所为乎。」

【解】
天数:一、三、五、七、九;
地数:二、四、六、八、十;
可以分别组合:凡,即总共:天数(1、3、5、7、9之和)25,地数(2、4、6、8、10之和)30。共55,变化:阴变阳的过程,就叫“变”。阳向前发展,一直到最后变为阴的过程,叫作“化”。通过这个阴阳变化的道理,能推演八卦至天地万物,可以贯通天地人鬼神。
蓍[shī]草卜筮方法:
Mar 28
首先,大道易简。
我就简单分解之:道:道路;名:名声

道路: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(便不会撞墙),便有了路(形成了规律)……
而这个路,不是永久的,在一定环境下会变化,所以不能在一个路上永久走下去要学会变化

道可道,非常道
要遵循自然规律(走正常的路),但如果一直遵循不变的规律就不是人生规律。(路都拆除了,就不能走了)

名声:这些都是虚的东西,也就是表象。追求这些东西,能追求的到只是一部分,但很多真实深远的部分是追求不到的
Mar 25

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,而拟诸其形容,像其物宜,是故谓之象。
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,而观其会通,以行其典礼,系辞焉以断其吉凶,是故谓之爻。
言天下之至赜而不可恶也。言天下之至动而不可乱也。拟之而后言,议之而后动,拟议以成其变化。
“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。我有好爵,吾与尔靡之。”
子曰:“君子居其室,出其言善,则千里之外应之,况其迩者乎?居其室,出其言不善,则千里之外违之,况其迩者乎?言出乎身,加乎民;行发乎迩,见乎远。言行,君子之枢机。枢机之发,荣辱之主也。言行,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,可不慎乎!”
《同人》:先号啕而后笑。子曰:“君子之道,或出或处,或默或语。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。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。”
初六,藉用白茅,无咎。子曰:「苟错诸地而可矣,藉之用茅,何咎之有?慎之至也。夫茅之为物薄,而用可重也。慎斯术也以往,其无所失矣。」
劳谦,君子有终,吉。子曰:「劳而不伐,有功而不德,厚之至也。语以其功下人者也。德言盛,礼言恭;谦也者,致恭以存其位者也。」
亢龙有悔。子曰:「贵而无位,高而无民,贤人在下位而无辅,是以动而有悔也。」
不出户庭,无咎。子曰:“乱之所生也,则言语以为阶。君不密则失臣,臣不密则失身,几事不密则害成。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。”
子曰:「作《易》者,其知盗乎?《易》曰『负且乘,致寇至。』负也者,小人之事也。乘也者,君子之器也。小人而乘君子之器,盗思夺之矣。上慢下暴,盗思伐之矣。
慢藏诲盗,冶容诲淫。《易》曰:『负且乘,致寇至。』盗之招也。」

分页: 2/160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